康熙公开官员“整人小报告” 对方自讨没趣

◎阎泽川

清朝人物

康熙末年,江南总督噶礼,为人贪婪而骄傲,尤其喜欢整人。当时苏州知府陈鹤年,官声清廉、刚正不阿,常与噶礼意见相左。噶礼因此忌恨在心,便寻机参劾,要将陈鹤年充军黑龙江。康熙没有同意,他觉得陈鹤年很有才学,就调他到京城编修图书。但噶礼还不罢休,又密奏康熙,说陈鹤年写过一首《游虎丘》的诗,诗中有怨恨不满的情绪,应从重治罪,并将原诗密封附上。噶礼的这份密奏实际上就是整人的“小报告”。

本名:噶礼

betway,康熙细读了陈鹤年的这首诗,并不觉得有什么“怨恨悖谬之心”,再看噶礼的密奏,深以为噶礼完全是深文周纳,挟嫌整人。于是,康熙召集群臣,在朝廷上当众宣布:“噶礼这个人总喜欢惹是生非。苏州知府陈鹤年稍有一点声誉,噶礼就想坑害他,居然密奏陈鹤年的虎丘诗中有怨恨悖谬之心。我看来看去,诗中根本没有这样的意思。卑鄙猥琐的小人,他们的手段伎俩,大都是这样,我怎么能受这种小人的欺骗呢?”说完,将噶礼的密奏和陈鹤年的虎丘诗公之于众,让朝廷大臣传阅。噶礼自讨没趣,窘困至极。

别称:Gali

所处时代:清朝

民族族群:满人

去世时间:1714年

官职:两江总督

旗籍:满洲正红旗

噶礼人物生平

深受赏识

噶礼由荫生授为吏部主事,再迁为郎中。

康熙三十五年,康熙帝亲征噶尔丹,停留在克鲁伦河,噶礼随左都御史于成龙督运中路军的粮饷,首先到达康熙帝所驻之处。康熙帝召见,他回答问题很使皇上满意。不久,提升为盛京户部理事官。一年多三次提拔,授为内阁学士。

贪婪不法

康熙三十八年,授山西巡抚。噶礼当官勤敏而且能办理政务,然而却非常贪婪,放纵官吏虐待百姓,管理山西才几年,山西百姓便不能忍受。正值潞安知府缺员,噶礼上疏推荐霍州知州李绍祖,李绍祖因酒使性而自刎,噶礼却隐瞒不将此情上服。

康熙帝闻讯,让九卿议其罪,准备夺去噶礼的职务,康熙帝宽恕了他。御史刘着鼐上疏言噶礼贪婪,得赃大约数十万,太原知府赵凤诏是他的心腹,专用酷刑来满足噶礼贪欲等情况。康熙帝将此疏交噶礼,让他做出答复,结果被噶礼辩解过去了。

平遥县百姓郭明奇等因为噶礼庇护贪得无厌的知县王绶,到京城巡城御史袁桥处陈述噶礼的罪状。袁桥上疏报告康熙帝,并说:“噶礼在全省的钱粮征收中加收火耗十分之二,分别补偿大同、临汾等县的亏款,而剩余的全部变为己有,得银四十多万两。他借修解州词宇、寺庙,用巡抚印簿勒索百姓纳捐。噶礼命令家仆到平阳、汾州、潞安三府强迫富民馈赠。他以审案,获得临汾、介休富民亢时鼎、梁湄的贿赂银两。他纵容汾州同知马遴,包庇洪洞知县杜连登,这些都是贪官。他还隐瞒平定的雹灾。共七件事。”康熙帝命噶礼做出答复。山西学政邹士聪代表太原士绅百姓上疏请留噶礼,御史蔡珍上疏弹劾邹士聪:“职责在于教育,却与巡抚互相勾结,况且袁桥的上疏得到圣旨仅仅两天,太原士绅百姓即具结呈文,显然是不真实的。噶礼与邹士囗同在省城,如果真的不了解这一情况,这是噶礼的胡涂;如果知道而不加阻止,是想侥幸得到恩宠。请将此情一并令刑部讨论处理。”不久,噶礼答复康熙帝,认为郭明奇等由于自己事而到京师诬告,并争辩说袁桥、蔡珍所言都没有根据。康熙帝让九卿审查汇报,结果郭明奇等交刑部治罪,袁桥、蔡珍因诬告被罢官。

科考大案

康熙四十八年,噶礼被任命为户部侍郎,不久又迁为两江总督。噶礼到江南,越加放纵,连续上疏弹劾江苏巡抚于准、布政使宜思恭、按察使焦映汉,这些人都被罢免。知府陈鹏年起初被总督阿山弹劾罢官,康熙帝又命他做苏州知府,待宜思恭被罢官,又代理布政使。陈鹏年一向耿直,与噶礼相抵触。

噶礼接着弹劾宜思恭亏空官银,也指责粮道贾朴建关开河都有侵吞公款的情况,于是提到陈鹏年核实上报的情况不真实,陈鹏年再次被罢官。噶礼又秘密上疏指责陈鹏年虎丘写的句有怒气,结果康熙帝没有理睬。巡抚张伯行有清廉的名声,到任后便又与噶礼不合。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文学文员,转载请注明出处:康熙公开官员“整人小报告” 对方自讨没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