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科学,那三座城正是北、上、广

文学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柠在过去的两年里干了一件大事,他写了首部长篇小说《三城记》,小说节选已于近期发表在《当代》杂志上。

betway 1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文学评论家张莉也认为,“批评家写小说这件事很正常,所谓‘界’都是人为制造而已,文学史上评论写得好、小说也写得好的大有人在,比如鲁迅、茅盾等。”张莉最近在读朱自清的学术文字,这让她再次意识到不同写作是相通的,所谓“界”不过是我们在画地为牢。

betway 2

在李云雷看来,将小说家与评论家的界限划分得这么清晰,或许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种病症,一种在上世纪80年代“纯文学”观念影响下的时代症候,而如今到了该扭转的时候了。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想到了“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这句话,他说古代就有很多优秀作家就是一流评论家,如杜甫、苏轼、柳宗元等。

1月10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北京图书订货会现场发布张柠长篇小说新作《三城记》。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评论家潘凯雄,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作家李洱,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应红以及作者张柠出席发布会,与广大读者分享《三城记》小说的创作、阅读心得和出版故事。

韩敬群更提醒道, “批评家写小说没有豁免权,读者不会对他们高看一眼或者低看一眼,无论怎样,还是要回到作品本身。”对此,评论家张定浩表示认同,评论家到底写得如何,不是圈子里说了算,朋友圈热闹一阵子没有用,最后还是要看读者的反响。

据主办方介绍,《三城记》首发于《当代》2018年第6期,一经面世便引起读者好评,经广大读者投票,小说在“《当代》文学拉力赛”中荣获2018年第六站冠军称号。此外,小说入选北京市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先后被《长篇小说选刊》《作家文摘》等重要报刊转载,引起文坛关注。随着此部长篇小说的出版,张柠多部中短篇小说也在《人民文学》《花城》《青年文学》等刊物2019年第1期集中亮相,批评家张柠将以作家张柠的身份和读者见面,为广大读者带来更多更好的作品。

张定浩同时还有一丝担心,“评论家把小说看得太重要了,这其实也有点问题。”他注意到,不少写过诗、写过评论的人,都认为写了小说才能证明自己是个作家。

作为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开年推出的重点原创图书,《三城记》被誉为一部扎实的现实主义力作。这部书写“80后”成长史的长篇小说,聚焦主人公顾明笛的命运变迁,同时直面当下中国城市生活,以此为原点辐射社会各个阶层的生存和精神状况。小说涉及沙龙、报社、高校、互联网、城市与乡村等多种生活,较为完整地塑造了当代城市青年的典型形象,突出他由一名具有“小资情调”的青年,成长为真正有责任、有担当、有情怀的人的历程。

”作为一个当代人,我们每个人生活在严密的社会分工体系中,对个人专业领域之外的事物了解太少,这极大地限制了我们对社会运转体系的了解以及建立于其上的想象力的飞扬,也很难产生真正的大师。”在评论家李云雷看来,评论家跨界写作小说,尽管仍局限于文学内部,尽管大家不敢奢望成为鲁迅、托尔斯泰那样百科全书式的作家,但这是一个可贵的尝试。

《三城记》 张柠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9年1月

顾明迪生活在小说世界里,他不会知道,一个批评家写他,原来背后有着远大的文学抱负。张柠说,21世纪中国文学有很大的成就,但是典型人物并不多,缺乏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尼娜、安德烈、皮埃尔这样的人物,像路遥塑造的孙少安这样的人物也很少,“我写这部长篇小说,是想回到现实主义传统,一是想恢复讲故事的能力,二是塑造人物形象。”张柠说,自己笔下的这个人物应该像避雷针一样,吸收当下时代所有的精神能量和气质,是一代人的样貌。

青年命运与精神之旅

但文学抱负实施起来却困难重重。去年6月,张柠甚至一个月写不出一个字,每天枯坐在电脑前,面对写成的十几万字,天天从头看到尾,却一直找不到情节推进的理由。顾明迪硕士毕业后,到一家企业就职,又从企业跳槽到报社,但他在报社受到打击,准备开始转向的时候,是回到上海还是去广州发展,或者继续在北京熬着,让作者费尽了心思。最终,张柠找来找去,还是让主人公回到大学才更合理。“遇到这样的写作困境时,有很多作者会草率地往前推,但实际上我觉得恰恰要静静地等待。”

小说书写最具中国特色的一线城市。北、上、广的世态万象,构成了小说人物以及作者、读者共同身处的“典型环境”。上海的“专业圈”,北京的“人际圈”“等级圈”,广州的“生活圈”“利益圈”,从衣食住行到文化心理,都对主人公的成长产生着完全不同的影响,并作为当代中国的典型景观,以小切口反映大时代。

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评论家房伟刚刚和出版社签订了一个长篇历史小说合同,他将于三四年内完成一部历史小说,而他的20多篇中短篇历史小说作品集今年年底将出书。房伟写历史小说,同样有自己的明确诉求,他说正因为很多作家放弃了历史题材的雄心,所以大部分阵地都已让位于网络作家,他想改变这个现状。

谁说批评家写不好小说了?

脱下批评家“外套”写小说

二十世纪的最后二十年,中国的文化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又潜移默化的变动。“我们的精英文化、知识分子文化如何向世俗、如何向市场、如何向经济来转化?”在陈晓明看来,《三城记》知识分子精神境况的变化,是时代变动过程中的涓涓细流。“过去我们的知识分子不管世俗,但在今天他们要面对生活,他们既有某种道德的理想,又蝇营狗苟,这种丰富性、多面性的确是今天中国文化人的生存状态。”

betway,与作家圈创作风向对着干

betway 3

事实上,这群人写小说有改变现有文学生态的雄心,他们认为大部分作家都盯着日常琐事,写家长里短,于是想另外做出一个“样本”。

“开发布会之前我就料到,明天的媒体的新闻标题离不开‘批评家写小说’。”潘凯雄环视在场的媒体,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评论家写小说,可以让评论界与创作界更好地相互理解,更好地形成良性循环,甚至有可能催生出一种独特的文体——‘批评家小说’,这都是值得关注的文学现象。”李云雷说。

李洱

评论家写小说没有“豁免权”

张柠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文学文员,转载请注明出处:betway科学,那三座城正是北、上、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