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湖南人喝得过广东人吗?

原标题:湖南人喝得过广东人吗?

职场系列目录

职场中的酒场,不像职场那么严肃,又不似朋友聚会那么随意。新人入职,参加职场中的酒场是有些胆怯的,其实除了新人,很多职场中人也都有类似的烦恼。

酒应该怎么喝?应该表现得真实一些,还是伪装一下?

如果不胜酒力,有人劝酒,我应该怎么招架?

如果我是女生,应该怎么穿着?是性感一些,还是保守一些?

如果有人讲黄色段子,我应该愤怒离席?还是保持沉默?

这些情景也都曾困惑过我,其实职场中的酒场,某种程度上也是职场文化的延续。也是有一些应对的规律和原则的。

以下都是掏心掏肝的肺腑之言,你一定得看一看。

我给出的酒场原则:不破坏酒桌气氛、不伤及自己身体、不超越自己能接受的底线。

至于有人宁可喝得烂醉也要替领导挡酒,宁可喝得胃出血也要把订单签成的做法,我不敢苟同。如果领导为了让你挡酒,而不惜牺牲你的健康,这样的领导不值得跟随。这不是领导艺术,是江湖文化。多喝几杯就签约,否则就不谈合作,这样的合作方素质也不高。

或许你目前所处的行业和群体就是这样的状况,那你应该知道,这只是一种现象,不代表这种现象就是合理的。多参加一些其它活动,多读一些书籍,别被眼前的一切蒙蔽了心灵。

初入职场时,我也曾效仿过身边人的做法:酒桌上尽力而为,酒品看人品嘛!大家都没有话说时,总觉得自己有责任扫除尴尬。甚至傻乎乎地自己也不是主角,就不知不觉中喝醉了酒的情况也有的。

第二天,我都会竭力回顾酒桌上的言行,有时也会后悔,觉得那个酒桌上的自己特别不喜欢。会发现自己对自己的行为从心底不认同,反而增加了我的苦恼。

现在回头想想,其实没有一次是一定需要用那种方式的。关键看你如何应对,职场中的酒场,有时候不一定非要用喝酒来解决。

做为一个独立的人,虽然说,熟悉并遵守职场规则是我们的生存之道,但我认为,一些职场中的潜规则,也是社会化文明程度不高,对个人的习惯和喜好不够尊重的陋习。

我们身在职场,如果不能改变,要懂得保护自己。

所以我个人并不同意把酒场的言行原则,单纯地建立在“小孩子才分对错,成人只看利弊”这样简单粗暴的论调之上。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参与者,比如参加公司的迎新宴会、领导召集部门的聚会等场合时,你的应对策略可以灵活些,如果你酒量还可以,也喜欢这样的聚会,那么可以适当表现一下。

前提是不要太冒进,如果你作为普通参与者,却口若悬河,频频举杯,你可能抢了领导的风头,或者多说了有人不喜欢听的话。甚至喝得酩酊大醉,就更不好了。

这些事情的后果,就是你这件事,会成为大家津津乐道好几年的职场幕后新闻。甚至只要一提起你,大家就会拿这件事说一阵子。

如果你不喜欢喝酒,那随大家就可以了。如果大家都喝酒,你也要稍稍意思一下。也不要太过沉默。聚会场合太突出和太沉默都容易成为别人的话题。

如果你是年轻女孩儿,参加职场中的酒场时,建议不要穿得过于性感,一是容易抢了女性领导的风头(记住:女人之间天生就是敌人,特别是有男同事在一起的时候,你会慢慢懂得的),二是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特别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没有酒德的人也是常见的。被人吃了豆腐,又有苦难言,是多么糟糕的一件事儿呀!

另外,如果你是女孩儿,建议不要傻乎乎地学男同事在酒桌上打什么圈,你的酒量和酒德除了让大家徒增茶余饭后的谈资,不会给你的业务能力和加薪升职有什么好处。当然,如果你认为这是你的长处,也可以尝试实施之。

曾经也遇到过一个行业内的女孩儿,是以会劝酒,能喝酒提升的。当时我随公司领导到一个地区调研,对方单位请我们调研组吃饭。她三番五次地站起来敬我们公司领导酒,并以崇拜我们领导、抛掉她女性的矜持等为由给我们领导灌了很多酒。

当时我们领导有些招架不住,不停地动员我们的人,问有没有崇拜对方单位领导的人。我在心里斗争了几番,终于没有站起来去应答。现在想来,真是英明之举啊!

坐在我旁边的一位大姐,很不屑地和我说,这女孩儿这几年就是凭着会喝酒提到了某某职位。

你看,生活中似乎也有这样的例子,看你的取舍了。或许会有逆势野蛮生长的例子,或许你能是那个规律之外的幸运儿,呵呵。

如果遇到有人劝酒,还说了一套套的酒令,让你不知如何回绝时,如果你确实不想再喝了,要记得一个原则,用另外的方式去给足劝你喝酒的人的面子,是清唱一首歌还是找一个同党喝双倍的酒;是换一种度数低的酒还是用你的伶牙俐齿赞扬他,让他折服,就看你的了。

因为对于劝酒的人来说,如果对方不喝,他第一个感觉会很没有面子,你只要给足他的面子,一般就可以平息了。

当你感觉不胜酒力时,一定要选择在大家进行到“窃窃私语”、“各自为战”的阶段,悄悄与酒会的组织者打声招呼,提前离席。否则显得不懂礼仪。

酒桌上,再和谐、热烈的氛围,女性也要保持清醒和形象。如果有人讲段子,或者被大家开玩笑,你若能机智回应又不尴尬,那么为你点赞。否则,微微一笑就可以了。既表达了礼貌,又不会被人抓住不放。

还有,喝酒的过程中,敬酒时,要对所有人一致,不能你主动轮着敬酒时,职级低的你少喝一些,遇到领导就全干。对敬酒的回应也应该尽量一致。否则,你可能会被酒桌上充当监察的人举报,被罚酒,或者可能不知何时在酒桌上摆你一刀,让你无所适从。

如果你是酒会的最高领导,注意你要控制聚会的进程、节奏。

“开杯”、“收杯” 的致词一般都是你的任务。注意不要被其它异常活跃分子把控了气氛,那你作为领导,也会很尴尬。

每个职场人可能都曾有过醉酒的经历,东北话讲,喝断片儿了。在酒精的作用下,说了一些不恰当的话,做了一些后悔的事,就得不偿失了。

在经历各种酒场的过程中,随着对人性和社会现象理解的深入,在自已与外界的互动过程中,如何既保持本性,又不脱离群体,这也是每个职场人重新审视自己的个性,坚持本我,完善自我的必经之路。

如果你曾有过后悔的酒场之事,不必放在心上,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谁的青春没有尴尬呢?

聪明如你,在职场中的酒场也一定会游刃有余!

betway 1

职场系列文目录

一醉三十年:广东酒事

文|光头 插画|马桶

一醉三十年:你醉了以后讨嫌不?酒德好不?

前阵子,广东老友坤哥看到我写的酒事系列,问我什么时候写广东的酒事,我实在是没法回答他,因为广东酒事太多太精彩,无从下笔。我在网上看到过无数篇关于喝酒地域性优劣的文章,虽然观点不一,但总体认为论酒量中国人南不如北,东不如西。我虽只有二十年实战酒龄,但也算是喝遍大江南北的酒场老坛子,对此传统观点我是不敢苟同,至少,在喝酒的广东兄弟面前,我肯定会很认真地打一拱手:大佬,雷好塞雷!翻译成长沙话就是:老兄,你真的好嬲塞!

如果把酒场比作江湖,那广东就是我出师门正式行走江湖的第一站。我是2004年初到广东去捞世界的,在广州短暂停留后去了佛山,俨然进入了我酒场生涯的魔幻世界。

彼时混媒体圈,我的入行师父老苏,一个不胜酒力的两湖混血书生,在面试我的时候就问我,小刘,能喝酒不?我傻乎乎地说,湘西练过。其实,我是生怕说不能喝酒他就不要我了,那正是受大学扩招影响就业难的第二年,能讨碗饭吃,是诸多应届生最大的奢望,更何况还有酒喝。

2004年时的老苏并不老,比现在的我还略微年轻点,他是天生的不能喝,至多三到四两,他就会认为珠江水都是他尿出来的。不胜酒力是他工作的一块短板,而我这个新入行的小老弟,能在这方面给他有所补充。迅速,我们常来往的一些单位,都知道著名大记者阿苏身边新来了个能喝酒的湖南靓仔,我也在酒桌上结交了飞哥、基哥、坤哥等一帮给予我很多帮助的大佬。

飞哥如今年近花甲,按说是应该叫飞叔的,但当年不知何故一直以兄长相称。飞哥是广州人,斯斯文文,一头卷发,总是很整洁地穿个白衬衣,当时是某区工商联秘书长,又是某民主党派副主委,活跃于政商两界。我需要新闻素材和采访对象,第一个找的就是他。飞哥喝酒,典型的扮猪吃老虎,他总是在酒桌上低调谦和地跟你聊天,地道的广府腔俨然翡翠台播音员,你给他敬酒,他来者不拒然后回敬。一场大酒下来,他还是在那里笑而不语,其实他喝得并不比你少。

betway 2

betway,如果当晚我醉了没走,待到次日早晨八点,飞哥的电话会准时响起:细佬,醒佐咩?过来饮茶。

我也就是在那时候爱上广东早茶的,抛开美味不论,单是一碗糯软的粥,就是修复被酒精蹂躏得遍体鳞伤的胃黏膜的神器。

基哥姓梁,是飞哥的同事,南海人,永远是西装加油光的大背头,和飞哥在酒场上的风范截然相反。如果说飞哥是酒场上的少林武当,那基哥就是日月神教。基哥酒量同样惊人,这也是他在酒桌上作风霸道的基础之一。

我被基哥放倒过无数回,基哥的酒场必杀技叫“打炮”,当时我们常喝一款3升装的轩尼诗干邑,所谓“打炮”,就是以一个大肚洋酒杯为炮台,另一个洋酒杯架在前一个杯子上,往里倒酒,一次约能倒三分之一杯,为一炮,一炮一口。基哥是个咸湿佬,喜欢开点玩笑占点口头便宜,喜欢找能喝酒的女士喝酒,“来来来,靓女,我们打一炮啦……”认识我之后,基哥又多了一个乐子——挑起我和女士喝酒。那时候我还是有头发的,瘦,浓眉大眼高高大大,由长沙话讲就是一婊子人才,还是蛮讨女性尤其是富婆喜欢的。基哥喜欢逗我,碰到年轻点的,就说:“来来来,你们年轻人多打几炮。”碰到年长点的,基哥说法又不同了,“多跟XX姐打几炮,她家有个女儿好正点。”每次我都会冲着那飘渺虚无的“正点的女儿”傻乎乎地被基哥这个老顽童忽悠,他一次次地给予了我入赘豪门的梦想,然后在我一醉醒来之后发现,所谓的豪门有可能就是姓轩,轩尼诗的轩!

本文由betway发布于名仕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betway湖南人喝得过广东人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